logo

咨询电话

学生简介

王曼青往届生

安徽 安庆外国语

中央美术学院(艺术设计第67 名)

中央美术学院(城市艺术设计第288 名)

天津美术学院(A 档)

2015年作为复一的她第一次来到成功轨迹画室学习,自小就喜欢画画的她有一定的绘画基础,手绘功底比较强为她后期设计课程的学习做了良好的铺垫。来轨迹学习一年后取得央美艺术设计和城市艺术设计的双合格证,由于高考文化课的失利错失了进入央美的机会,不甘心的她毅然决定了再来一年,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来成功轨迹学习的第二年后取得2017 年央美艺术设计第67 名的优异成绩。

录取院校

中央美术学院艺术 第 67 名
中央美术学院城市 第 288 名

学生作品

我的艺考经验

我的艺考经验

我回画室是在八月份,经历了两年因为自己失误的失败考学,但并没有打消自己对于央美的执念,于是毅然决然的决定来第三年,和胡老师姚老师说出想法的时候,老师让我先安心高考完,说实话内心真的很感动,胡老师姚老师是真的想让每一个学生考上大学,完成梦想而不是简单的学画而已。

记得去年刚到画室的时候,本身有点认生的我刚到画室的头几天并不好过,加上是复读生,对自己并不自信,应届生也是一届画的比一届好,每天都是在紧张与焦虑中度过,感谢的是老师们看出了我的不安,会被叫去谈心,针对性的指出我的问题,并且给予解决的办法,这在一些其他画室是根本不会有的。

可惜的是,考试中的失误让我第二次与央美擦肩而过,像开头写的一样,我开始了第三年的集训,说是回画室 是因为轨迹真的就像一个家一样,这个家有一般家庭无法感受到的爱。每个人都怀揣梦想,每个老师都奋力地把你往上拽一步,再拽一步,包括食堂的叔叔阿姨,宿管老师,谁都想让你在画室过的再舒服一点。而同学们就算觉得累,就算累的想哭,也是擦干眼泪后再继续埋头苦干,没有人放弃,老师同学都是一样。

记得去年十月,我遇到了集训生涯中的瓶颈期,作为一个复读了两年的老人,潜意识里是觉得自己不能够失败的,然而,基础知识的漏洞让一个素描面向问题打倒了我,我记得很清楚 阿格里巴的石膏像,我画了四张,始终画不出老师要求的画面,越画越急,越急越慌,最后就哭了。我算个自尊心比较强的人吧,不愿意让别人瞧不起自己所以极力的忍住眼泪,只是低头画,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张世杰老师竟然发现了我的异常,半蹲在了我身边和我讲了很多。 我很感动也很讶异,他不是我的班主任,竟然会和我讲这么多,没有他因,因为他是一个老师。这样感动的事在轨迹发生的太多太多,数不清了已经。在轨迹的第三年,因为是老学员了,和老师们走的比较近,其实轨迹的每一个老师真的都很平易近人,像姚老师胡老师赵老师冯老师龙老师还有很多其他的老师,都像朋友一样相处,听到有些同学说害怕某某老师的时候,有些无法理解。 总感觉画画嘛,没有必要过于拘谨,况且大家还是学设计的,放的开一些思想应该也会放开一些吧。而这八个月的时间,学习新知识的同时,我反思之前导致失误的原因,再进行针对性的加强训练。

我从小不是一个聪明的人,也不算一个努力到废寝忘食的人,画画出于真正的喜爱,觉得做到一个不让自己后悔的程度就够了。 所以感觉在学画的过程中,最重要的不是画了多少,而是这张画画到了什么程度,在这幅画中学会了什么。最后的一个月,考试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,可是面对央美出其不意的出题方式,还是会心慌 大家也会在一起问,你会慌吗?怕不怕,之类的问题。说实话,我特慌最后一个月,正是因为经历过失败,才害怕又会经历,但我是个不想让别人瞧不起自己的人,哈哈!还是有点违心的说,不慌啊,有啥好慌的。考上是你的幸,考不上是你的命,这种思想一直陪伴我考完了最后一场城院,也算是带着一个特别平和的心态考的试吧,未尝不是好事。

出成绩那天,看到自己的名次后,瞬间眼泪噌了出来,喜极而泣真的是喜极而泣,感觉努力终于被认可,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。虽然对名次有稍稍不满,但这种不满也很快烟消云散。开心的同时,想要跑到每个老师面前给他们一个大拥抱,谢谢他们八个月来的照顾与鼓励,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付出终于得到回报。轨迹是个大家庭,我会对每个想要问我的画室的人这么说,不是矫情,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 。谢谢轨迹的老师,谢谢一直一起战斗的画室的朋友们,谢谢轨迹的后勤老师,谢谢轨迹。